• <menu id="wgucg"></menu>
    <menu id="wgucg"></menu>
  • 歡迎來到遼寧長安網
    主辦: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    承辦:遼寧法治報

    搶建“雞舍”套補償 這頓操作真夠“刑”

    來源:遼寧法治報 | 作者:記者 關月 | 發布時間: 2022-07-28 10:23

      沈陽法院2021年度優秀案例選摘

      張某貪污案

      關鍵詞 “身份犯” “非國家工作人員構成貪污罪主體” 

    搶建“雞舍”套補償 這頓操作真夠“刑”

      基本案情

      搶建“雞舍”一場空

      被告人張某系沈陽市沈北新區道義街道弓匠社區居民,2011年1月,其聽聞沈北新區道義街道啟動了弓匠村、新農村水線遷移項目后,租用了同村居民孫某杭畜牧小區內的承包地,以“雞舍”名義搶建了兩處違法建筑,并在畜牧小區外以“配料房”名義搶建了一處違法建筑。

      誰知如意算盤卻落了空,一年半后,道義街道城管科在沈北新區行政執法局的配合下,對張某的兩處違法建筑(“雞舍”)依法強制拆除。

      2013年,張某找到負責弓匠村、新農村水線遷移項目拆遷工作的李某(因同案被沈陽市沈北新區人民法院以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以其“雞舍”系被拆遷公司誤拆為由要求政府給予補償。而李某在未對“雞舍”拆除原因進行核實的情況下,答復張某稱“雞舍”不在遷移補償范圍內,且水線遷移項目已經結束,等以后有遷移項目再考慮。

      與征遷人員“套近乎”

      此后,為了得到李某的幫助,使被拆除的“雞舍”獲得補償,張某開始有意與李某接近,通過請李某吃飯、送卡送物、提供經費兩家人一同外出旅游等手段,逐漸與李某關系密切。

      2018年11月,弓匠社區啟動了另一水線征收工作,張某就其“雞舍”補償之事再次找到李某,時任沈北新區道義經濟區項目服務處主任科員的李某利用負責拆遷征收工作的職務便利,決定將張某上述已被依法拆除、依規不符合征收補償條件的兩處“雞舍”納入此次征收范圍內。

      送出十萬拿百萬

      為使張某提供的拆遷補償要件符合規定要求,李某使用自己的辦公電腦為張某變造新的《畜牧小區協議書》和《土地租用協議書》,并利用工作便利將上述協議書加蓋公章后歸入征收檔案。同時,為使張某得到更多補償款,李某與張某商議后,將其不在本次征收范圍內的違法建筑(“配料房”)也納入補償范圍。

      為達到審批通過的目的,李某在向道義街道有關領導進行匯報時,故意隱瞞真實情況,謊稱張某上述房屋“屬于征收范圍、屬于誤拆情形和屬于信訪問題”符合補償條件,從而獲得了批準。后李某還主動協調評估公司對張某上述房屋以接近最高價出具了評估報告。

      在辦理征收補償過程中,張某先后送給李某4張加油卡(合計2萬元)、1張洗浴儲值卡(合計1萬元)。

      2018年12月,張某獲得征收補償款共計人民幣137.106萬元,2019年1月,張某先后兩次送給李某現金共10萬元。

      裁判結果

      沈陽市沈北新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處被告人張某犯貪污罪,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

      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共謀騙取公共財物 不是“公家人”也算貪污

      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法官韓宇川就此案法律焦點進行解讀。

      行賄者為何被判貪污罪?

      刑法規定必須以具有特定的身份作為犯罪構成必要條件的犯罪,稱之為身份犯。無身份者不能單獨構成身份犯的主體,但在刑法理論中及相關法條的規定中,無身份者與有身份者共謀,可以構成身份犯的共同犯罪。

      貪污罪是典型的身份犯,只有具有國家工作人員身份的人才能成為該罪的主體,但《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三款規定:與前兩款所列人員(國家工作人員,受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委托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勾結,伙同貪污的,以共犯論處。從刑法這一設置來看,即便是參與貪污的無身份者也可以作為貪污的共犯來處罰。

      張某利用國家工作人員李某職務上的便利,伙同李某騙取國家征收補償款,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貪污罪。

      為何最終認定行賄者為主犯?

      二審中,辯護人提出被告人張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應當認定為從犯,即便認定其為主犯,相對于同案犯李某的三年六個月量刑,一審判決其五年有期徒刑亦顯得量刑過重。

      合議庭及審聯會也作了認真的討論,主流意見是被告人張某的違建“雞舍”被拆除后,其為了得到補償款,自2013年開始直至2018年11月,在長達5年的時間里蓄意接近負責拆遷征收的國家工作人員李某,通過多種方式與李某拉近關系,后又一次提出希望違法獲得補償款,其屬于本案的犯意提起者。

      事后,被告人張某分到了絕大部分贓款,其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明顯,應將其認定為主犯,且從其策劃、預謀犯罪的手段來看,適當高于同案犯李某的量刑應屬于量刑適當。

      受賄者行為啥性質?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對同案犯李某行為性質的認定,即其利用職權,通過變造虛假的拆遷證明文件,故意隱瞞被告人張某被拆遷的“雞舍”系違建的事實,編造該“雞舍”屬于征收范圍,其被拆除屬于誤拆和信訪的情況,符合補償條件,并將其另一處不在本次征收范圍的違法建筑“配料房”也一并納入本次補償范圍的手段騙取國家征收補償款的行為是否屬于利用職務上的便利?

      在合議庭及審聯會的討論過程中,存在兩種不同的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同案犯李某的行為不屬于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被告人張某與李某的行為應構成詐騙罪共犯。

      第二種意見認為同案犯李某的行為屬于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被告人張某與李某的行為應構成貪污罪共犯。

      在審判實踐中,貪污罪的主體利用其職權,采取偽造虛假證明文件、隱瞞真實情況等欺騙的方法將公共財物占為己有的行為是否能認定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是區分貪污罪與詐騙罪的關鍵。本案負責拆遷征收工作的公職人員李某應當將其認定為主管、管理、經手公共財物的權力及方便條件的人,李某利用其職權變造征收補償的相關文件、隱瞞真實情況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利用了職務上的便利,其行為構成貪污罪。


    韩国三级片免费电影
  • <menu id="wgucg"></menu>
    <menu id="wgucg"></menu>